脑洞产机 吉啾

拉普拉斯的恶魔

前面我有放拉普拉斯设定和一张小安
另设 安迷修原名安修 妹妹年幼叫做安迷 父亲早逝原是皇家骑士

大长篇吧

1)
今天,也如平常。是剔透的蓝色玻璃窗外,明明那样明媚的世界。坐落坡顶的这座小小房屋外,看去双眼都是青草满盈,白绒团的小兔子时不时探出粉嫩耳根来,左右一望就又摸着趴回土地,嗅寻草根什么的美食。风浪扑打一道一道深浅色碧绿草叶浪花。安修不能看着风景出神了,房屋内截然不同的模样,昏暗一片呼吸间都是苦涩药息,炉下火花噼啪,照亮母亲脸庞。蛮年轻的一张脸,美貌虽然不能称世间少有,但出众的温婉气质尤令人心生亲近之意。异态苍白。
开口的话语都能被药炉蒸腾声响盖的严严实实,安修乖巧,捧着瓷碗给病榻母亲端去,她就像没有了知觉,滚烫如药汤居然几口吞咽。

安静的气氛被妹妹童真的笑声打断,这是安迷回来了。抱了满怀的雏菊,衣角泥土污渍斑斑。大限将至一样,母亲在许多天未见太阳之后,终于在安迷进门时掀开窗帘。一瞬间天地明朗,风清卷走苦涩。柔软灰色长发的母亲,接过花朵深深嗅了,将生命定格在光芒和笑容的最后一刻。安修却突然的想要哭泣。
啊 一定是阳光太刺眼了吧。

母亲去世了,在这苟延残喘余冬,春光蔓延满地的季节里。房屋旁的槐树,母亲最偏爱它,那么让那里的软土保护母亲地下有灵也一定很合适。只剩下两个孩子的生活,存粮不足,农务也完全不能做,靠着村民友好救济的生活,让身为哥哥的安修心底不安。终于卖掉家里最后一只羔羊后,生活愈艰难。几夜的无法安眠让安修做了一个决定。

他撬开了父亲遗物的箱子,摸出两把古朴的剑,中等长度没什么花纹与浮雕,铜色暗淡仅两颗不同颜色的宝石在熠熠生辉。这样的大小,少年使用刚好,成年人使用怕也是不错的刺杀道具吧。
就这样,出行去皇城闯生活的日子定了下来。

出行那天,安修带着武器带着安迷。拉普拉斯魔女的纪念碑在山坡树立起,人们感恩他们的母亲,一个好心的魔女,纷纷道祝语。鲜露还没从草尖凋零,他们就踏着泥土离去。


————————————
估计下半块就有雷狮露面了 一点点x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