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产机 吉啾

深夜

绝对不是刀 相信我?




1)

是深夜了,雷狮。
我知道,闭嘴,我正在找皮带…

然后安迷修就听到了床边一句逼急了的shit。

这句话几乎成了两个人的暗语,两个同居但不同床的“朋友”的暗语。um……些许的措辞不当,或许也可以说是宿敌吧。
安迷修正在系着衬衫纽扣,尽管这是个闷热的呼吸都困难无比的夜晚,他也依旧一丝不苟的扣到最上面一只,光滑卵石一样透白的纽扣,在雷狮突然打开的台灯下反射光芒,当然,也正因为刺眼的光,安迷修抬手就给他肩膀一巴掌。雷狮举起拳头瞪大眼睛,威胁似的挥挥拳,但因为接下来的大事不服气的停下了手。


大事情

这两个人的大事情还能是什么呢

黄油软化在乌黑烧烤台面,点燃一阵香气,冰箱中融化了不久的培根凝结薄薄白霜,诱人的猩红。长木筷夹起一片,平铺上去。滋滋声音瞬间爆裂开来,培根肉因为油滴的嘣跳也有了起伏,在看着培根慢慢变熟成为灰红色时候,是时候撒上少许孜然与辣椒了。仍然保留点点水珠的生菜凉润手掌,雷狮托起来它毫不犹豫的把所有培根肉都夹进去,叠成方方正正模样。一口咬下去,肉油夹杂着烤的酥脆的肥肉边缘,香气扑鼻且又不腻,瘦肉处也恰到好处的外焦里嫩。吞下肚里再来一口苦涩冰爽啤酒,雷狮满意的喟叹。
这个时候安迷修在处理一只鸡翅,大男人吃那样的东西从不需要什么手续。就着手拿起来啃,完美的做法。外面包裹的皮层在边缘处比较脆,而中间的皮层则是细腻充满油香,翅肉软嫩,秘制酱料的味道更是能刺激味蕾的好佐料,然后嘴角还粘着酱汁的安迷修突然揽过雷狮脖颈,浅吻一下。

“辣椒,放少了”

雷狮突然笑了,因为他知道别扭的家伙在以他的方式表达对自己独吞培根肉的不满。

是深夜了。





———————————
或许叫深夜食堂比较好?还会有续集系列
看我的爱意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