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产机 吉啾

帕拉丁之冠

恶魔x天使,花吐@美兰葎箐 粗鄙文字,能喜欢就好啦 HE绝对

正值冬日暖阳披撒满地光晕,银装素白的世界位于高崖皇宫的睥睨之下。虽说使王宫位处高地有庇护含义,但也有大片阴影遮蔽着下方的民房。
截然不同的两个命运,在光明和黑暗里诞生。星夜的啼哭,皇宫某位王子与民房里某个贫贱孩子同时刻出生。王后爱怜捧起小王子皱巴巴的脸蛋,亲吻洗净血气的娇嫩肌肤,一只量身打造的王冠带上给他,宽厚的大手掌来自身为国王的父亲,他一下一下抚摸新生儿的后背。
底部山谷的民房,才经历了大出血的母亲把孩子吻了又吻,丝毫不介意他仍然满身血污,这个孩子的父亲死于征战,留下的仅仅是一对铁剑与微薄抚恤金。这位母亲哭泣不止,一边感激上帝的恩赐一边苦苦哀求生活能好过一些,孩子微弱呼吸着,喉头仍然有血腥气味。

所幸都成长了起来,两个孩子。

权贵的他们称呼皇宫的王子叫做雷狮,贫贱的她称呼自己的孩子叫安迷修。雷狮虽然生性调皮,但是聪颖过人,教导他的老师无不啧啧称赞的,譬如才是八岁的小孩子,剑术已经能强过骑士团任意一位中阶骑士。灵性仿佛是上帝赐福的孩子一样,可惜了性格顽皮恶劣,总搞得宫中鸡飞狗跳也不见得有谁敢训斥他一句,而雷狮,现在正在谋划第一次离家玩耍的事情。尽管他手底昂贵沉木桌上,还垒了一沓羊皮纸的作业待着他。小王子雷狮垂下眼睛,轻盈沾水的羽毛笔从指尖滑落摔断在地面,溅射了满地杏红。

今天的安迷修行程依旧是那么的拥挤,首先要去远处的集市购买粮食,然后打理小小破旧的家,母亲患病无法起床,还要去帮忙送信件和邮包以赚取生活费用。习以为常不感到疲累的安迷修,正在用绿色水盈盈的眼睛挑选粗糙农夫面包。老板又一次心软的笑着多给他切去一大半,安迷修诺诺垂头红着脸道谢。紧抱怀里纸袋的宝贝面包,兴奋的满脸通红直向家跑,黄昏昏红色天空时分,空旷的斜坡上,着破旧衣物的好看孩子在奔跑,光明晕的他身影都不甚清晰。拐弯就是家却突然被什么撞到,一松手面包撒了一地,结果就连膝盖伤口都顾不着,红了眼圈去捡沾染尘土的圆面包。与他撞到一起的,是王子这件事情安迷修也没有意识到。想要呵斥出口的捂着后脑勺嘶嘶抽气的雷狮,一看这个贫穷小屁孩快要哭出来一样抱着几块他看不上眼的食物,就吞下了全部怒气。
“喂,你…那个,抱歉了”
雷狮率先站起来,指了指地上的面包试图道歉,可惜生性倨傲的王室气息让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友好,也正是因此,安迷修才狠狠瞪他一眼。雷狮就又是一愣
“你这!恶人!”

小屁孩懂什么情愫,就觉得这家伙破破烂烂的白衣服和一双圆眼睛该死的顺眼,脆生生的嗓音也很不错,比什么宝石金物都讨人喜欢,雷狮头一歪看看他眼睛,再向反方向一歪看看他的面包,似乎想出相当不错的主意一样伸手摘取了自己的金纽扣抛给他。
“这可以赔你的面包”
摔下一句没由没理的话就匆匆走开,背对着安迷修的脸羞赧的通红,走路都同手同脚起来还低低喊着该死该死的训斥不争气的自己。
安迷修看他走开满脸莫名其妙,不过雕刻精美花纹的纽扣确实美观,铮铮发光。
也就捡了起来继续奔赴回家。

雷狮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有那么在意那个“女孩子”,以至于都要尾随人家回家,他看着安迷修连光滑白皙的脚踝也迈进破烂房屋,霎时对世界充满了不安,以至于也没有感到背后摸索过来的卫兵。离家出走的雷狮王子,在没有两个小时的时候,就被抓住了。带离小破房屋,一个瞥眼似乎看到安迷修与他的母亲被带出来,卫兵找到那颗纽扣,气愤又固执的要认为是他欺负了小王子。清如水的汽油浇灌他母亲与他身上,瞬间就将发丝黏腻上他苍白面颊。蹙眉争辩着抱住母亲,保护他唯一的亲人的同时,小小身躯在高大卫兵们的包围中怒斥。接着雷狮就看到某个卫兵举起了火把,安迷修身上仍然有不少汽油在滴淌。

“等一下!
等一下…

火势似乎是在一瞬间就涨大,吞噬了孩子压抑不住的痛苦呻吟和女人的哀嚎哭吼。雷狮阻止不了他们,徒劳伸出的手,卫兵礼貌的把他眼睛遮蔽前一秒,他似乎看到火焰间隙中安迷修投来的仇恨的目光。
安迷修感到了绝望,那些火焰已经灼伤了皮肤直冲眼球,他知道怀里的母亲经不起折腾已然逝去,可他依旧没有放手,此刻他已经不再抱着保护的念头,更多的是胆怯,害怕,恨意,以及需要母亲的孩子气。一起去天堂生活也好啊,母亲。呼吸不上来空气,烟雾熏瞎眼睛火苗也蹬鼻子上脸的钻进来,已经…要死了吧。


心脏撕扯的难过,搅和起来嘎吱嘎吱作响个不停的胸膛,呼吸沉重,浑身发烫。背靠卧房门的雷狮蜷缩成了小小一团,指甲扣住地板的缝隙磨着牙抑制哭泣,国王敲着门,他以哭声作答,王后来温柔劝慰饿哦,他依旧在不停的哭泣。这样过了整整一天一夜。

色彩斑澜的窗户玻璃把色彩投到他眼睑,刺的雷狮有了意识,恰时,是风清撩起窗帘,门外长树枝条把叶子送入,摇摇欲坠着飘上他的鼻尖轻触,或许是清凉能以点醒人,他一扭头就看到自己尘封很久的书架。

巴尔,
所罗门的恶魔中最强大者,巴尔。雷电的魔王…
随性向地上一坐,还挂着泪痕和肿红的眼睛,雷狮翻开那本发黄书页。《所罗门之匙》不知道哪位游吟诗人老师带来的无名流落书籍,扉页暗黑色的粗糙布书皮刻着荧蓝色咒文圈,栩栩如生的好似有液体流动。第一页绘画出的巴尔,手持大锤,脚踏惊雷,俊秀无神的面庞上盘踞一双向后延伸的棕色长角。接下来就是契约阵法。
跃跃欲试
从雷狮眼瞳中明显的看出来了这样的情感。选用了自己血液,笔尖划破手心,拉扯破口的痛苦再一次让他想起自火焰里传出的那个眼神。呼吸一滞将诺大阵法绘画地面上。
他说奉献整个自己给他,给巴尔,巴尔魔神啊…
倾听这个愿望
我想要你的力量
然后站在世界巅峰之上,
没有人可以忤逆我的话语
没有人可以自作主张
没有人在我眼前敢于挑战权威

念念有词着他居然将长而复杂的梵文咒语念出,睫毛垂下打出一大片阴影,紧接着他睁开了眼睛,血手印按在契约阵法的中央。
从血阵中蒸腾出来的黑色丝绸一般的气体缠绕,凝固出熟悉的巴尔的身体,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怜悯的一瞥这弱小孩子,就带着疾风卷入雷狮的身体。

人类区区不过百年寿命,就当是陪你玩一遭吧,小鬼。
———————————————
国王去世,王储上位。如今动荡的王国已经经不起折腾,因此丧礼后第三天,雷狮就将继位。
小孩子的雷狮早已长大成人,修长的身躯俊秀外貌和位居高位,优越的条件吸引了不少想要成为妃子的女人,可惜又被巴尔恶魔的名号名号吓退。雷狮小时候签下魔神,成为恶魔后第一件事就是将那些卫兵全部碾碎。
雷击后用锤攻击。

血腥无比从此被所有人惧怕着,连他的父亲也不例外,从此第三王子雷狮就成了王储。

如今第二天就是他登基之时,教皇放下海口要为未来的王请来天使祝福他的登位,成为他的骑士。雷狮嗤笑着,不作言语。
那顶皇冠是他亲手设计,昂贵的白金自不必说,桂树枝叶隐晦的点缀在排列整齐钻石之后,大颗水滴形状的绿色水晶坠挂一圈。那个颜色总让人怀念到心口滚烫翻搅热血。巴尔通晓了他的记忆,总是盘旋在空中嘲笑他的设计,他说啊
念旧的家伙结果可不好
他也说
干嘛不学学我,自由,再来点实力,想娱乐的时候就来点雷轰人类。
巴尔打了个响指,用雷狮的模样和雷狮说着话,用雷狮的语气嘲讽他,连一个眼神也没换来。
“闭嘴,老子要怎么做你管的着?”





长篇大论…
头顶那样沉重的皇冠,又不能去触摸权杖和金球的雷狮开始烦躁了,他现在很想给教皇老头子一道雷,但他也懒得去管这样的家伙,反正他也没几年可活的。

“陛下,请让我为您介绍天使安迷修,他将会是您的骑士。”
教皇彬彬有礼的用长杖在空中划个圈,圈背后一整片蓝色矢车菊的山崖,中间铺有一道黑色石板路,远远的就有人影缓慢走来。他长而蓬松的棕色头发直垂到脚踝用银环绑住发稍,闭着眼睛一步一步准确踏着石板走来,赤脚,领口有些破烂的白色长袍,一双硕大白羽翅膀快要遮住众人望向矢车菊花海的目光。踏出光圈的脚开始有了变化,贴身肃穆又庄重的骑士服装,腰佩两把长剑迈出光圈,翅膀敛起暮然睁开眼睛。
熟悉的动摇人的绿色让雷狮就要触碰到权杖的手微不可见的抖了一下。

“天使长,安迷修。自此以后我就是约束你的骑士了。巴尔”
说来郁闷,死去后丧失记忆成为天使的安迷修,也长大成人,结果就因为要去制约最可怕的恶魔巴尔,当上天使长的安迷修就被派下界来,还不小心让教皇耀武扬威了一下。

“向您宣誓”
安迷修捧起软垫,雷狮从软垫中举起权杖和帝王的金苹果,示意民众。举国欢呼。

————————————
天使很烦人,因为雷狮是巴尔 巴尔是雷狮 就限制了他所有的娱乐。不允许酗酒,不允许欺负弱小,也不允许不管理国家政事。即使两个人也总以恶魔和天使的身份切磋打斗,安迷修也没有对他感到一瞬间的熟悉。雷狮却都把思念的花朵藏了一床底。
巴尔说
他是动情了
雷狮扯起狂妄的笑
没有回答什么

安迷修偶然看到了巴尔真身,附着在雷狮身上的巴尔,乌黑翅膀支棱起来,尖刺长在翅骨尖端,剧烈咳嗽着,雷狮头发几乎遮住了脸颊,可安迷修还是看清了獠牙。

“喂安迷修”
“什么,陛下”
雷狮刚刚批完一张羊皮纸,扭头看着窗台倚靠着的骑士怀抱双剑休憩,长长的头发随风摇曳。
“亲我一下呗?”
“…陛下,玩笑话还请适可而止。”
回答后就再次闭眼,安心的休眠。

“喂安迷修”
“陛下”
雷狮总是让下人全部退走,只留他和安迷修两个人,并排坐着吃饭。安迷修曾多次阻止无果,也就随意他。这个时候他刚把土豆泥咽下,迷茫的看看他。
“亲…”
“拒绝”
多次交涉已经形成条件反射,但很明显的,雷狮患上吐出花朵的症状他是知道的。可是安迷修不认为雷狮喜欢的会是自己,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应该在等一个孩子,黑色头发,惊慌的,痛苦的伸出手来的那个孩子。
而且自从看到巴尔的真身以后,安迷修就越发担忧自己人身安全。幸而 到现在还无反应。

安迷修也没想到他仅仅是一个出神,就会被袭击,也或许饭菜里有什么问题,眼皮打架,试图狠狠掐住自己以保持清明也没有用,沉重的倒下在饭桌上,在雷狮似笑非笑的注视下将银叉扎进木桌。
—————————
痛苦,和烧灼,血痂黏住眼皮睁不太开,但是也看清楚了自己的翅膀。被割下挂在前方,这也就是为什么自己浑身上下都痛苦不堪。手腕铁链作响,冰凉彻骨又沉重。
“安迷修”
“对不起…”

撩开翅膀走进的果不其然是雷狮,一袭华衣仍然依稀可见的熟悉脸庞。
不会错,安迷修觉得自己等待的小孩大概就是这个混蛋王。他欠自己的也就是这句话而已。
“过来一下,有话对你说”
吃力的抬起手臂,不去抚摸也知道自己背后血流如溪。批盖一身的血液在靠过来的人嘴角落下亲吻。

“先考虑一下、没有翅膀的天使怎么养活吧”

评论(9)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