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产机 吉啾

AI

联考结束啦…稍微喘口气更新点什么想写的吧。这篇稍微会有布伦达x安迷修 不喜左叉
梗来自电影 人工智能


1。


“凯莉,这不可能,我不会同意。也不会签字”碍着对方是女子身份,安迷修耐住了甩掉面前文件的冲动。他烦躁的撩起额发,双手叉腰在明晃晃窗口前走动。一身刚收拾好的衬衫,服帖自然的鬓发和稍微红肿起来的一双眼。
“安迷修,你不能再去看他!”
比起男子,被叫做凯莉的女子火气倒是更大,她猛拍下透明红色的文件袋,一撩裙摆坐上木桌,全然不顾是不是压到了安迷修办公的文件。

“你分明知道吧、他救不活了!安迷修,布伦达他………”
凯莉突然就噤了声,把双腿换个个再次叠加起来。

“你会改变主意的 安迷修,我确定”
魔女眼里突然一闪而过的惋惜在安迷修对她颔首示意,扭头开门而去之后流连在了红色的文件袋上。它光滑 又流淌着窗口百叶窗下的微光。
—————————————
冰封的痕迹已经攀爬在他脸颊上了,隔着厚重玻璃,安迷修把鲜艳色泽的单支花束供在其上,摸索出背包中破旧的书本,背靠寒冷席地而坐。来往研究人员匆匆一瞟,也就任由这个“熟人”做他往常做的事情。他总那样,温吞不多言语,却一点一点的翻阅着那本旧书,时不时把某些字语和躺着的人诉说。重复着 每日每日的。
毫无意义的。

无论是谁都会被他如此做法感到动容,可他们没办法,不忍心,做不到上前去安慰男子。毕竟他所守着的人被权威医术下了死令。
什么希望都不要给比较好。
安迷修把树叶书签夹入了书扉。俯身的时候衬衫从腰侧滑落下去,跟着沾染上冰霜,而他落下在零度玻璃之上的吻也跟着被寒冷覆盖。内里包裹着的人,脸颊上半点温度没落,安静几乎要没了呼吸。

—————————————
“安迷修,不管你答不答应!”
安迷修回来的时候,办公桌上早就连女孩子的体温都没有了,包括那份文件,消失的一干二净。
他送了口气
没关系 凯莉一定是放弃了,头痛的按住太阳穴他坐回椅子里。
谁想 钢笔还没流连纸上几分钟 女孩子就又霸道冲门而入,并且多带了一位不速之客。

不速之客面无表情,或者说有那么一点微弱的 公式化的笑脸,走路稍微不那么自然 拖拉着一身宽松的白衣裳跟在凯莉后面走进来。最叫人惊奇的是,他有那个人的脸。
几乎一模一样,头发稍短一点的,身材稍高一点的,和布伦达一模一样的脸。

“安迷修,你必须签字,不然他就会被送回去人道销毁,你明白吗?”
凯莉好看的手指刻意捏在那张一模一样又逼真的脸上,连声啧啧,夹在臂弯间的红色文件袋又一次飞到安迷修桌面上去。

“除此之外,凯莉魔女附赠--”
另一片透明薄片被她从衣兜里取出,被阳光透过的透明写着几行大字。被凯莉挥舞的噼啪响。
“对他慢慢的读,他的感情就会被烧制在核心之上”
“可惜这个只会有。 爱”

在安迷修难以置信又深深陷入纠结之中,手指攥在桌角低头咬唇时刻,对面的机器人倒是先动了。
他缓慢的几步靠近着,同时阅览办公室里摆设的几张合影,赤着一双脚踏平地毯几个脚印。
他笑脸生硬,只手放在胸口,泛着机械苍白的紫色瞳孔锃亮。
“雷狮”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