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产机 吉啾

师生关系(长兄

2#
虽然要写肉但我…还是只写到拉灯和微妙的提示咳x




“空松,你看这儿,这个可不对啊。”
用笔尖戳戳练习本上的过程,小松烦恼的托着腮。

“唔…没想到你的物理真的是差劲的不得了啊…,只能这样了”
说着换了一种思路再次给人教授,看他开心的笑出来,自己的嘴角也不经意弯起。这小家伙,真的很让小松感兴趣,他蹭蹭鼻下,谋划着吃到嘴里的时机。

再说松野空松吧,自从全日制住宿到物理辅导教师家里,虽然有了四个同龄男生可以一起玩耍但总归不太方便。尤其在夜晚难以安眠的时候总能听到楼上有女人缠绵的呻吟,虽然很小而且伴随着滋滋的电视声音便是了。自那之后,空松觉得自己无法再直视他的老师,虽然每夜的梦境都充满了绯色,而且总有这个坐在自己身旁讲课的人,果然是变态呢,自己。无奈于恋情变的扭曲、甚至快速到自己无法控制。想要告白、想要让他狠狠的爱抚自己,这样的自己,一定是变态吧。?果然还是快点结束比较好吧,课程。

—————————————————————————
相当不错的时机,家里只剩下小松和空松留下直到三天后。谁让空松的成绩无法达到学校组织的游玩底线呢?但很巧的是家里四个弟弟倒是都进去了。
这样好的机会,偏偏小松又是个机会主义者。轻轻敲了房门就径直走进去,把手里的热茶递给空松,而后者正在一堆资料书里奋笔疾书。
感激的抬起头接过热茶,放在嘴边轻轻吹过便一口闷了下去,烫到舌头吐出来扇着风。却惹得一旁的小松笑出声。

乖孩子,会慢慢感到更热哦?

隐晦的目光仿佛在看着猎物。小松转身走到门口但并没有出去,而是,反手锁了门。

“对了…小松老师…,那个我可能在这几天的课程结束后就会离开了…嗯不是你教的不好…”
突然的变故并没有打扰到小松的兴致,毕竟面前的少年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拉开领口。还用轻咳遮掩脸色啊,真可爱——

哦哦,似乎已经控制不住了啊?
空松已经趴在冰凉的木地板上,身子蜷缩着,不自知的喃喃着小松的名字,紧紧抱着自己的身体。这个时候,无论是谁都能了解这是什么情况了吧。空松却还在为…也许是被当作泄欲的工具心理而挣扎着。
小松不愧是老师,多年的心理学也算是没有白读,立在空松面前安抚他的情绪。

“老师很喜欢你哦,是恋人的喜欢,而不是师生。这样说了,空松君有没有什么想回答的?”

其实回不回答都已经无所谓了。因为小松他、不会放过到嘴的美食。

“唔…我也喜欢,老师?…小松”
空松伸出手臂,拉住他的衣角,哈着气艰难的回答他。

“这样说老师很开心哦——”
蹲下揉着人的发丝,顺着他身体曲线解开一颗颗纽扣,眷恋的扫了几眼后告诉自己一会儿就能吃得到才压下内心的躁动。直到把空松剥的干干净净,拥在怀里长叹一声。
“空松同学,今夜可要彻夜学习啊”

_———————————————————————————
不会写肉我放弃了——~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