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产机 吉啾

奴隶

2#

“小松大人,下一个就是我专门留给您的好货色啦…别着急别着急”

紧盯着小松手中攥坏的水果,默念要忍耐、忍耐。即使那是很珍贵的外来水果,小松也照捏不误,撇过他的脸看清那副心疼又无可奈何的表情扑哧一声笑出来,心情愉快所以大方的一扬手丢下水果。

“各位贵客久等啦,接下来……是压轴的奴隶!”

拍卖者用衣袖擦拭过额头上的水珠,转身招呼着几个下人把沉重的笼子抬上来。红色绸缎遮盖住,仅露出黑色铁筋。仿佛鸟笼一般式样的笼子里,传来细细碎碎锁链拉扯的声音。这时,背后的人才走到台上,将红色绸缎的一端捧起,笑着看向人群。
然后突然掀开。

笼里的人,看起来应该是男性。苍白的可怕的肤色与本地人们偏棕的肤色差很多。似乎是有人刻意为了讨好小松,他所穿着的是女性的服装,而且还是鲜艳的红纱。脚踝带着不算精美的铃铛,与箍着脚的锁链摩擦作响。背上没有一丝伤痕,黑色发丝有些长搭在肩上。他迟疑了一下,在听到奴隶主的招呼后才迷茫的回头望向人群。眼睛,很好看。这是小松对他的第一印象。就像埃及皇后额上硕大的蓝宝石一样闪着光花。

“钱,这个够了吧”
把手上的戒指旋下两只丢给旁边的奴隶主,他却是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
“这、太珍贵了…”
此时的小松又看到了另一样东西,在给平民开拓的杂乱的奴隶市场,他看到一只黑猫,眼睛也是那么的美丽的蓝色,死死盯着自己刚刚看上的奴隶。
“那就把那只猫也给我搭上呗--”
“是、是…”
捧着两只戒指欣喜若狂的奴隶主迅速的招呼下人来恭送小松。
————————————————————————
“在我这里没什么规矩,只要搏得我的欢心就能活下去,明白吗?”
小松让新买的奴隶和猫并排跪坐在下方,故意戳着猫咪的脑袋说着。就算它听不懂,也得好好玩弄一下才行。
“那么---你叫什么好呢?嗯…”
托着下巴沉吟,望向恭恭敬敬垂着脑袋的奴隶。他的眼睛被阴影遮住反而更显的那蓝色深邃,像天空…

“就叫,空吧?不错不错,果然我是天才啊!那小猫就叫松咯?感激我吧,我可是把自己的名字送你了一半啊----”
抓挠它的脖颈,趁其不备一把捞起来约束在怀里。
—————————————————————————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