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产机 吉啾

3#奴隶

窗口打下温和圣洁的晨光,破开屋内的黑暗,空站在窗口托着银制托盘静静等待主人的醒来。睫毛拉下的阴影遮住有灵气的蓝色瞳孔,像是若有所思又像是毫无生命力。
小松一睁眼就看到这样的场景,推开昨晚硬拉进自己怀里的松,揉着一头乱发

“这么冷,好歹去穿件衣服来啊”

但是人没有回答,浅浅的点头就算回复。
空,真的很奇怪,相处这么久从未见他出过声,行为举止就像人偶,从未逾越但也没少做什么。而且不得不说,这幅身躯似毒药一般诱人。几次宴会空演出舞蹈都被盯上了啊----哎呀真头疼。
小松笑的仿佛尝了腥的猫儿一样捏了把他的腰。

怀里的猫儿醒来看到这一幕,拱起腰身威胁着小松,一个纵身跳在空肩膀之上。
比起空,这小猫也真是太通人性了吧

“回来回来,不要突然离开我啦--太过分了哇”
拍拍双手招呼它,得到一个白眼。无奈的笑了蹭蹭鼻下。
-————————————————————————
小松大人男女通吃也不是什么秘密了,所以登门赴宴的名贵们也在想他身边最诱人的奴隶是不是就是男宠而已,可惜在小松表示自己没有出手的意思后,第二天,空和松就突然消失不见。这可急坏了小松,毕竟奴隶逃掉可是会被官府抓去的,不得不把自己的四个胞胎弟弟们叫过来开会。

“都是小松哥的错吧!这个时候叫我们过来算什么,给你擦屁股?!”次男轻松差点没把桌子掀翻,一边怒骂一边说着要给父亲告状。

“轻松哥哥也淡定下来…嘛现在这样的情况只能帮忙了吧?和父亲要一批侍卫帮忙什么的…”
拨弄酒杯的边缘,撑着腮帮子的末弟还算比较平静。至于三弟抱着猫一副长男爱咋就咋他不管,四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灵魂也没办法。

“啊真是的----快去找父亲嘛!”
“你以为是谁的错啊!!?!”
—————————————————————————
“不行,我没有多余的侍卫了”
“父亲!十几年前你不是还有很多人吗?”
“啊…随着家里的次男替你参军就送给他一起带去了啊”

“啥?轻松没去啊?”
父亲叹口气,终是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招招手让他下去。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