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产机 吉啾

修普诺斯的赐福

现代paro
啊之前立了flag虽然没有出ssr、sr也没有出,但我还是决定来写这个,似乎不会是长篇、文笔也不行,大概也不会是糖,勉强吃吧xxx
茨木17 酒吞21



1#
“茨木?…”
新来的护工把这奇怪的名字咀嚼了许久,才犹犹豫豫吐出,这个病人长相太过奇特,一头浅蟠白色的长发,安安静静的站在阴暗的角落里,没人吵闹的时候才会睁开眼睛极快的扫一眼周围,就又合上。而那双眼睛,似乎是闪着金色光芒的…吗?

或许是看错了吧

这个病人据说是因为从高空坠落导致的骨折,长相俊美得到了许多护士的悉心照料,还听说啊,是晴明医生的熟人,开着一家和果子清酒店的年轻创业者。奇怪的是虽然伤势好的差不多,

“茨木,你打算怎么做”
晴明医生柔和的笑着将所有人支出去,理了理衣领难得皱了眉。

“……”
清冷的空气中打了个喷嚏,趁着一头长发还未被吹乱砰的关上窗户。眼睛里有了些活气,趁着鼻尖终于有些轻松的表情。
“之后我会摆脱律师处理好店铺的,晴明,真的很谢谢你”

“何苦呢茨木”
想到曾经吵吵嚷嚷像个大笨蛋一样的这个人,突然就变成现在的模样,就感到有些遗憾。
“还有一个月,倒不如快点感受这世间的美好”

“倒说的有理”
茨木噗呲一声笑了,将双手撑在窗台上向下望,低低的道着谢。
------------------------------------------------
一顶鸭舌帽或多或少遮住些白发,挎包里只装着银行卡和摄像机,再就真的什么都没有的茨木,却笑的像个孩子。眼底满是兴奋,没见过世面一样左看看右看看 公子哥一样任性这个也要尝那个也要吃。又听到了想看的电影上映的消息,兴冲冲的转头就向回走。
随心所欲的四处乱跑。

酒吞就是在这种状况下碰到茨木的,准确一些来说,是在他约了红叶女神一起看电影结果被放了鸽子留他一个人和两张票在电影院门口的时候--看到被风掀了帽子的茨木。一头蟠白长发蓬开落在肩头,不明情况的茫然眨眨眼睛,瞳孔是特别罕见的金色。 慌张从宽大的袖口里伸出手指勾住帽檐,松了口气似的又规规矩矩带上那顶帽子。

啊、红叶大概是不来了吧?要不考虑一下这个少年?反正也没差…看他是一个人的样子。

“喂,你,一个人吗”

茨木左右看看,确定这个人是在说自己后乖巧的点了点头。
“喔!是的”

等等,他的家人真的放心他一个人出来?!怎么看都是特别容易被骗走的羊羔一类的吧?
“看电影?我也是一个人,多买的票你要吗”
茨木看看他又看看那张票,居然接过去后开心的笑了。

看着无聊的爱情电影,和这个羊羔东扯西扯,这家伙真是完全没有警惕心,不一会儿就把一个人旅游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酒吞大人是谁啊,就是那个特别热心的up主啊!于是这只羊羔,酒吞大人就打算好好帮他了。
------------------------------------------------
“目前就住我家吧,反正只有我一个人”
摸出口袋里的钥匙打开房门
“有空的客房,你就睡那里吧”

茨木放下挎包,一副拘束的模样,被酒吞催促着才又挪几步,扭头又用茫然的表情看着他。

“那间是浴室,那间是你的房间,这件是厨房…”
揉着额角叹气,伸手拉了他的衣袖带他四处查看时——,茨木就毫无征兆的从他手中挣脱,趴在了地上

“zzzz…”
“居…居然是睡着了…”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