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产机 吉啾

修普诺斯的赐福

2#

他就那样沉睡着,风撩起隔绝光线的窗帘,硬要把一块明亮丢入昏暗的房间里。鬓角从枕头上滑下,突然,床上的人睁开双眼,似乎是梦到什么怪物,竟然咬着衣摆呜呜咽咽哭出声来。
酒吞就是听到这猫儿般的声音才意识到房间里的人大概醒了,转身端了杯热水给他送进去。
“哦,醒了啊,你怎么睡了这么久”
说着抬腕看看时间
“一天零八小时…累坏了?”

茨木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那双眼睛在透进的阳光下显得更加闪烁不定,喉咙粘腻的带着铁锈味道,是实在难受的发不出声呢,还是不愿意这个人也像普通人一样疏远自己呢?纠结于是否说出实话的茨木,在酒吞关切的目光下,只好低下头垂着眼眸不回答。

酒吞一看他似乎是委屈的模样,自己也就脑补了一个合理的解释,随后把热水递给他。
“起来洗漱吧”

好痛苦…好黑暗…不想睡下去,那个梦里什么都没有,不知道谁的声音一遍一遍的哭喊着“茨木”这个名字,于是跟随着声音跑了起来,即使在黑暗里碰撞的全身是伤、也停不下脚步。恐惧、黑暗,杂揉着怪物的地方,已经不再想看到了。

茨木、年17岁,得了奇怪的恶疾,沉溺在梦境里,安眠,直到某一天再也醒不来,怀抱着醒来后的希望与幸福腐朽掉。
-----------------------------------------------
“就是说,突然睡着可吓了我一大跳”

“对不起啊…麻烦你了”
小心的捧着水杯暖和手心,小口小口把滚烫的水咽下,让暖流涌进冰冷的躯体里,满足的舔着嘴角。

“下午要不就去这个地方吧,乘车很方便也算是有名的景点…”
酒吞打算这几天都抛下正在直播的游戏档,完成这家伙的愿望,自己也好安心。絮絮叨叨说了许久,听他没有回话,抬头望见的却是这样一副光景:茨木半蹙着眉,只手试图解开白发缠绕的发结,疑惑的表情全部摆到了脸上,窗口打过来的光斑显得他皮肤更加苍白。总觉得…有些好看

“酒吞?”
解开无果的茨木把视线撞进了酒吞的眼里,长长的白色睫毛打下一片阴影,把眼角眉梢突显得尤为温润。

“没什么…继续吧…”




酒吞弯了【1/1】
好困、我写了什么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