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产机 吉啾

阿刻戒河底

3#

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枝桠落在雾气肆意的谷底,一片枯叶凋零而下,落在布满灰尘和干涸血迹的金色发丝上,就像从噩梦中惊醒一样。花心捂着划伤的额头轻吟一声坐起身子。肩膀酸涩的厉害,稍微动一下就痛不堪言,适应了一下刺激的阳光后眯起眼睛探查四周,一路同行的勇士们大多都没了声息,血迹狰狞铺上一层一层的色彩,有几条血迹甚至延绵到了远处看不清的洞穴里。

说起来啊…这个地方好像是有猛兽、

啧。

伸手把本就乱糟糟的头发拨弄的整洁些,结果却牵扯到没有愈合伤口倒抽了一口冷气,话说,这个啊,可真疼。
“回去让他看一眼吧,伤口”
满脸厌恶地扇开满是血腥味道的风,一路翻找这些勇者身上可用的物品,揣了两兜,满足得吹声口哨,顺着藤条熟门熟路攀爬到捷径处,回到原来的大路上。
---------------------------------------------------
“队长,那个地方似乎有个孩子?”

第一队勇者迟迟没有回复,在小岛上销声匿迹了,就在第二队勇者请缨出发两天,到达中途站时却发现了异状。那个繁荣的原始国家居然是一夜之间变得少有人烟,而诺大空旷土地上并没有任何魔物的象征。探查许久才在废墟的墙角发现一个红色头发的少年。衣服破破烂烂,不安稳地睡梦中不知道来来去去咀嚼着哪几个字,好不容易把牛奶喂给他,这才让少年有了一丝微弱的意识。

“你是谁”
“咳…我、我是谁呢?”

嘶哑不已的嗓音在几口清水的滋润下变得清冽,稍有些糯糯声音的少年缓缓睁开眼睛。那是一双如泉水般澈亮泛着浅浅蓝色的眼睛,不过布满了血丝罢了。

“队长…我看把他一个孩子丢在这里,他定是活不了多久的”
“…”

直直望进少年无辜的眸子里,把头埋进膝盖许久,才闷声答应了。

“以后就跟着我们吧,你就叫做--阿开怎么样?”

“好”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