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产机 吉啾

修普诺斯的赐福

虽然还是没有吞吞的身影,但是小茨团又来了一只!于是打算撒把土x

3#
什么啊这家伙,是小学男生吗?!
我们的大大,帅气强大的酒吞童子,头上顶着一对米奇耳朵,肩上挎着背上背着手里提着大包小包。吃食玩具衣服样样不少,偏罪魁祸首还毫不自知的趴在蛋糕店门口挑选,嘴里也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一会儿敲敲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犹豫不决。

“喂茨木,你还没选好吗”
把两只手里提的包换了个个,虽然重量没什么变化就是了。

“吾友,你觉得抹茶好吃呢,还是…巧克力?”
终于意识到靠自己是挑不出其中的一个,指尖戳戳点点两种蛋糕,无意识露出酒吞最难以对付的那幅孩子模样,鎏金的瞳子在帽沿阴影下炯炯发光。

“咳,巧克力的好些…”
微张开嘴盯着他看了许久,回过神来窘迫的别开头轻咳几声,察觉到他依然看着自己,不得已用提起袋子掩饰尴尬。

而一旁的茨木,爽快的买下巧克力蛋糕提了就走在前头,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心情颇好。
————————————————————————
“吾友,这边这边…”

酒吞下楼买了两瓶啤酒,回到家就发现茨木把所有灯都灭了,留一盏小蜡烛,在自己靠近的时候被风浪掀的一跳一跳。
站在蜡烛后的人清了清嗓子,收敛了平日好奇的孩子气,严肃认真的开了口

“酒吞先生,这几天真的很感谢你的照顾”
没关系反正就陪着跑跑腿而已

“很贴心的帮我寻找游乐项目什么的…”
我也很久没放假了,有个美人一起也不错

“所以买了这个蛋糕送给你,一直擅自喊你吾友,真的也很感谢”
茨木说着挠了挠脸颊,蟠白长发扎作麻花,不仔细看还真像新婚的妻子,尤其神态,更是柔和了不少。

“不如把你送给我也行”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话的酒吞突然从座位上窜起来,腾腾腾就跑回自己卧室,又很大力的拍上门。

“啊?什么?莫非吾友还是喜欢抹茶蛋糕?”
专注于蛋糕而并没有听到酒吞在说什么的茨木切了一块奶油放进嘴里。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