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产机 吉啾

镇魂诗

又出一个灯姐,再来一更----


5
大天狗走后第二日,茨木才肯接受他亲近的兄长离开此处的事实。茨木从小就没有玩伴,这个哥哥大概是他最愿意腻着的人。
除了留下来的一屋生活用具,连一句告别,都没有亲口告诉他。
要去找他。
变成了将近青年的茨木最大的愿望。

姑获鸟扒着门框,堪堪露出半张脸,打量窝在天狗大人床铺上的孩子,连声叹气。
——————————————————————
游子将远行,莫忘故园慈母心。

今天是茨木离开蓬莱岛的日子,姑获鸟拒绝了高位大人们要开办大型盛宴的提议,化了妇人形,携着女形的茨木,回到他出生的小村落。
摄津茨木。这个地方一如二十多年前,平和,但又贫瘠。人人面黄肌瘦,以一副惊艳不解 又不敢过度靠近的表情,擦肩而过 然后窃窃私语。

姑获鸟带茨木来这里,是为了拜一拜空狐塑像,普通人看了大概不清楚它的意义,但姑获鸟看出来了。这是露天神寺,这种雕像怕还连着空狐神明大人的神体。
怪不得如此灵验了。

姑获鸟轻拍茨木软发,收到一个不解的眼神后展开笑颜。
“来,向大人跪拜吧,这是你的庇护神”

阳光铺洒在不甚细致的雕像面容之人,朦朦胧胧带着暖意,就像母亲的手指,让茨木心底充满了安心感与满溢的悲切。大概是许久不见母亲的孩童那般委屈。
————————————————————————
带了些银两,衣裳,打了个粗糙布包。茨木就这样上路。除了铜铃叮当响,一路上伴随少年的,就只有船夫号子。日夜兼程才到北大陆南岸。
大天狗虽然是西大陆的庇护者,可大本营却是在北大陆。
听说是什么什么山?
不管不管了,总会打听得到的。

本着打听消息,寻了一家酒馆抬脚就进。一望大厅,居然就坐着一个人。
扎着高马尾,看起来蓬乱但很有条理的红发。把了一碗酒,敛眸倒入嘴里。察觉到有人在看他,突然睁了眼。

茨木感到心底发慌。
第一眼他认为这个男人胸无大志,无非就是皮相好点罢了。
第二眼,生出些许赞赏意味。
第三眼,就上前询问。

“我叫做茨木,你呢”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