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产机 吉啾

无题(角色死亡注意

我。喜欢的人。一生。都在以让我 死去。为目标。

如你所见,这里是凹凸大赛,蒙着金光灿烂的梦想外皮,内里却是那样功利的肮脏目的。每个人,为了获胜都把自己伪装或是武装起来,既是为了存活,同时还是为了使自己生活的更好一些。
而雷狮,位居排行榜第四,算得上的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实力强大在这个世界,就能横着走。
直到他碰上那个坏他乐趣的家伙。
穿着看起来很正常,白色衬衫打着黑色的领带显得极度认真,一双长腿蹬在黑色紧身裤里,右手手腕缠了几圈绷带,顺着那纹路伸入到护手里。那双蓝绿色宝石般的眼睛,大概是因为它特殊的颜色,无论怎么看都有种湿漉漉的错觉。像沾了露水的卵石。用这样的眼睛说着讨伐、威胁之类的话语,就一点气势都没有了。
他自称为,最后的骑士。

无聊的信仰者,深深的反感从心底萌发。

所以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宿敌。本来啊,骑士,和海盗,就不是同一条道路上的两个人,他们互驳的思想与未来,足够让他们彼此厌恶。
可笑,那样的家伙,居然就排在自己身后。如果有谁夺取了他的积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雷狮没再往下想。
————————————————
安迷修,最后的骑士,一直都觉得自己喜欢的,应该是女孩子。她们柔软的让人怜惜,美好,温柔。是世界的宝物,是宇宙的精华。一个骑士和一位美丽的被守护者,这样的爱情故事,是大家所熟知的,也是安迷修以为自己想要的。
可是他现在却为喜欢上宿命敌人而抓狂。

那家伙是个海盗啊--
头巾的尾端随风摇曳,就算是扛着武器到肩头,那家伙也站的很好看。有一种雄鹰一样的气势,尤其是在面对着夕阳思索时,那双的紫色眼眸会被镀上一层暖色。
如果他有喜欢的女孩,他一定会用这样好看的眼睛对他笑吧。

不会是我的。苦笑的时候伤口被冷风刺激,面容都要绞住似的。

在喝醉的雷狮背后石块的遮蔽下,安迷修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一阵巨大的疼痛贯穿,从心脏到脚底,要抽出什么一样绞痛的过分。白衬衫的腰部,有一大片晕开的黑紫色。谁叫他运气不好碰上那么高阶的怪兽,站在雷狮后方,却是连痛苦的呻吟都不敢从牙关挤出一点。

算了,走吧,不治疗的话。
深深呼吸着挟裹一丝酒气的空气,死按着伤口迈开步伐。

“谁,是谁在本大爷背后。”
—————————————
宿醉的感觉并不好,但是醒来后,耳鸣轰隆中就会忘记自己因什么喝酒。雷狮不是个特别嗜酒的人,不如说是,没什么烦恼的时候他是不愿意去碰酒的。

也不记得是谁带他回来。
拨开遮蔽光线的深色窗帘,外面的阳光正好,是个温暖的天气。这样的日子去找点乐趣刚好。
没征兆的,他的眼底突然闪过一双湖蓝色眼睛。噙着痛苦与绝望。
哈,哈?安迷修能露出那样的表情就太好玩了!
那就去找他吧。


找不到,哪里都找不到
问谁也都说是在三天前看他出现了。什么啊,骑士也会贪睡吗,本大爷都醒了哎。

打开系统的手指突然顿了顿,顺着自己的积分一位数一位数数下去。账户里多了一大笔积分,不知道是不是卡米尔那些家伙这几天又猎杀了一大把怪物,这些分数,数目也太庞大了。
心底隐隐的不安感。

“喂,格瑞,你见到那个第五名没”
“…”
果然被无视了。

“卡米尔,你有没有看到那个老找我们茬的第五名”
“大哥,你是说嘉德罗斯的跟班?”
“不是啊--那家伙什么时候做了嘉德罗斯的跟班啊”想象他跟在嘉德罗斯背后絮絮叨叨他的骑士道,雷狮就感到一阵好笑。
“老大,第五名,就是蒙格祖玛啊”


不对
不对
发生了什么
哪里不对
发了疯似的翻起排行榜,从第一翻阅到最后,来来回回数次,都没能找到那个名字。
他是幻觉吗
他不存在吗
还是他…

“大哥,你不知道吗,安迷修,被回收了啊”
“是啊大哥,他死了啊”

死了。
这个混蛋,告诉过他只能死在自己锤下他不记得了吗。
告诉过他,那样死板的信任迟早会死的很惨没记住吗。
他真的死了。

总感觉,心脏的地方有点钝痛,合着太阳穴突突的痛苦,打出一个节奏。
再也
再也看不到他那双眼睛了。

无论是谁杀了他。我一定要他好看。
攥紧心头的衣料,死咬住牙关。
—————————————————
“你真的要知道?”
“嗯,反正本大爷也没事,帮那个曾经的玩具报一下仇也好玩”
无所谓的把手臂垫在脑后,望着丹尼尔头顶的白色圆环又突然想起安迷修的绷带。

“你确定…”
“当然确定,怎么这么唧唧歪歪的”
丹尼尔不知道在想什么,眉头紧锁,但是一瞬后就松了开,又恢复那张不起波澜的脸。在盯着雷狮看了许久后,展开了屏幕。

屏幕上的是,提着冷流刀的安迷修,另一把热流刀还插在怪物的左眼里,那是一头强力的高阶怪兽,能拼到现在还没有受伤,算是实力强横的家伙了。一招一式熟悉的映入眼里,这家伙的打法其实总是有点逻辑的,不难在现在的战斗里看出他平时和自己打架的影子。
冷流刀在斩断怪物脖颈的同时,怪物也给了最后的反击。
尖锐的牙齿刺入安迷修左腰,看得出伤口有多重,因为他的眼睛甚至都有些涣散的迹象。

“好了,本…”
“嘘,这还不是导致他死亡的罪魁祸首”

接下来安迷修,居然没有直接呼叫救援机器人,而是看到了什么似的,按着伤口一步一步挪在一块巨石背后,身体一滑狠狠摔倒。

石头后夕阳模糊了一个身影,看安迷修的表情温柔,自然也就知道那是安迷修喜欢的人。看到这里,雷狮感觉不好了,他才意识到自己喜欢安迷修,难道就要被迫记住他有喜欢的家伙?
很快,雷狮就不再烦躁了。因为他看清楚了在那里站着的人,就是自己。
安迷修也喜欢他。
安迷修喜欢他。

绷着脸也掩饰不住的喜悦,在瞬间被自己扑灭,可他死了。

晃神的片刻后,他看到屏幕里的自己听到了安迷修的声音。安迷修现在看起来狼狈极了,往常那样精神的发型也都胡乱披撒下来,趴在那里不知道是没有了行动的力气还是不敢再动。

雷狮看到自己扛着武器走过去,蹲下嘲笑他,语气里就听得出那满腔醉酒的感觉,眯着眼睛毫不留情的戳了戳他伤口,得到安迷修痛的蜷缩做一团的样子又洋洋得意的笑了。
然后举起了锤。
高高的举过头顶。
脸上不再有嘲笑神色,半点笑意都没有。
用雷狮自己再熟悉不过的眼神俯视着安迷修痛苦的模样。

“永别了,最后的骑士”
在锤落在他身上前,他看到录像里的安迷修眼睛里的神情。
绝望,与决然的爱意。

录像被白点覆盖,啪咔一声后,就只能看到安迷修,面容上不复痛苦,那神赐的瑰丽双眼瞳孔散开,绷带也散了一地,就那样躺在血泊里,而自己的脚踏过他的那一汪血,带着一点站不稳的摇晃离去。

杀了喜欢的人的家伙。
是我自己啊。

可能是出于同情,也可能是出于愤怒。
丹尼尔把那段录像留给了雷狮。
转身离去。
————————————————
那之后的三天里,雷狮都没有出过卧室的门,任由弟弟,伙伴们轮流敲打询问,都不出一声。

他用安迷修的分数,买了很多东西,模仿着小骑士的品味重新布置自己的房间。

对了,他很想要一匹马。
苦于系统商城并不售卖活马,雷狮买了一只木马,小孩子的玩具一样,但是涂装精致华丽。

他喜欢不是很宽大的床,因为那会没有安心感。
于是雷狮买了一只沙发床代替掉自己的,颜色是勾了奶一样的卡布奇诺,就像骑士的头发。

他喜欢带着镀金钩边的书籍。
于是不怎么喜欢翻阅哪些东西的雷狮,摆了一架书。

他唱起歌来其实很好听。
想起之前的联欢,安迷修被女孩子们推上舞台,握着话筒用他柔和清亮的声线唱着“没关系,世界依旧在回旋”
这把幽深蓝色反着浅色光芒的吉他,一定很适合在他修长白皙的指间鸣唱。

他的眼睛,才是世界的珍宝。
所以他买了一双相似颜色的猫眼,做了串珠挂在胸前,醒来的第一眼就是阳光照亮的“他”。

他的双剑,被雷狮用积分兑换回来,就挂在门边的墙上,这样他出战的时候可以顺手的拿到。

他喜欢毛茸茸的猫
所以雷狮养了一只灰色的小猫,起名就叫An,是不怎么黏人的孩子,可总是在他装睡的时候缩在他怀里舔舐他下巴尖。

安迷修。
你。
没来得及听到我爱你这句话。
是你的损失哦……


我爱的人。死前。的一生。都没有听到我爱他。这句话。

评论(22)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