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产机 吉啾

接无题1刀子的番外

情人节啊,不写糖果都感到良心不安。
糖果番外。
我是主写刀的人也许以后糖会超级少。


安迷修醒来了。
他在一片温暖的黑色中醒来,不清楚时间不了解这里。可是就是很安心,从心底萌发的暖意充盈身躯甚至到面庞。没来由的红透了脸。
武器不在身边,体内没有原力。但干坐在原地发呆绝对不会是骑士面对未知的做法。
于是他撑着柔软地面站了起来。

一点白色光芒,闪烁着,一层一层荡开,把黑暗从他面前驱散,不适应这样的强光而下意识屈肘遮挡双眼的安迷修,在放下手臂后惊讶的睁大他水泉似的瞳孔。

这里就像一口井的底部,只不过铺了满地的杂物,一片狼藉。

我似乎已经死了?
为了我喜欢的人。
是谁?
我,
是怎么死去的呢…


在漂浮着苦涩味道的空气中,深深呼吸几次,找寻一点曾活着的感受后,无聊的在那一堆杂物里开始翻找。
—————————————

那口不见出口的井还在向里丢着东西。
坐在高高的杂物顶,刚好躲避开物品砸下的安迷修,已经差不多把这些东西翻看尽。
大多是没用的事物,从中得不到一点点,自己被困在这里的线索。

刚掉下的是一本勾勒金边的诗集,前几页还有人认认真真写了备注,比如什么,“阳光下你眼波流转的那一瞬,即使里面是恨意,我也想要再看一次”。 再比如什么“你喜欢的我已经适应,可惜却再碰不到像你一样适应我的人”后几页已经满是泪痕,模糊了一大片字迹,就算光看那片隐隐透露狂妄气息的字体,就知晓这口井的主人陷入了苦恋。

等我能出去的时候,可以帮助你的话。

但我不能。


再下来的是一对碎了的猫眼,做成手链的两颗好看湖蓝色石头,被什么击碎而导致内里变成千万片切割面,似乎是从其中绽放的雷电花朵,红绳编成结实的玉米结,意义着幸福的绳索上系了一条纸条。写着对不起,没能保护你。看来这口井的主人是十分钟爱这对猫眼的人,温柔又坚强,被他喜欢的人是如何的幸福啊…

再掉下来的,是碎作几块的木马。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就用巧妙的方法垫在高高杂物堆上,使自己更加靠近,那个不确定的井口。

之后没有什么掉下来了,反倒是这口暗红色的井,总发出悲痛的哀鸣,有些碎块塌下出现了缺口,这个缺口极有可能就是出去的方向。可还差一点高度,安迷修需要,他需要,最后一样被丢弃的物品。

———————
这次真的是等了好久好久,久到那本诗集被安迷修阅读着翻到书页发皱。
不过还好,终于有什么掉下来了。

这次掉下来的,是一大盒巧克力。
说实话,很难闻。因为它被烧焦了。

手艺不太好的男主人把它捏出了很好看的小马造型,但是味道却成了败笔。

啊啊--这样可送不出去啊。
幸好你丢了它下来。
我现在就
现在就能出去

帮助你。
——————————————
安迷修终于走出了这个缺口,在踉跄摔下云端前,他看清楚了井口镌刻的字体。
“爱,与歉意”
在晕过去前,他似乎想起来了什么。

眼角冰凉的液体流入发鬓,有些痒痒的,突然就感觉到一阵好笑。
擦着眼泪的同时,风声随着失重的身体而坠的同时,安迷修再一次笑了,看得清他温柔的唇角有一个名字越来越清晰。

雷狮。
—————————————
深夜,无数次失败的巧克力让雷狮烦躁不已。

前段时间丢掉的诗集,战斗时被击碎的猫眼,佩利打碎的木马。
诸多记忆中留下的只有小猫An,和那张沙发床。

巧克力当然也是给安迷修的。
就算是看在迂腐骑士不可能收到巧克力的安慰礼好了--并不是刻意做的。

才怪。

真想看见他不好意思的笑脸,收下巧克力一口咬下去的惊喜,把鼻尖埋入他肩膀嗅他满身属于自己作品的味道。

把最后一份不太失败的巧克力包装起来,精致的像一本用法语吐露情歌的诗典,揣在兜里满腔哀伤推开卧室木门。

猜他看到了什么。

窗帘大敞,似纱的月光笼在他床上,床上那个穿着白衬衫的家伙,不可能是别人。
是安迷修。

情人节最大的惊喜。

如果是梦,请你永远不要醒来吧
掰过床上人下巴啃吻上他带着暖意的唇瓣时,雷狮这样想了。
没预料到,身下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眼底含着泪勾住他脖颈更加疯狂的回应。

“雷狮”
“骑士…你,还活着吗”
安迷修抽出他的巧克力,咬了一口依旧带着糊味的糖果,蹙住好看眉头,半刻复又松开,毫不犹豫的给他好看锁骨上留一个甜蜜的红痕。

“恶党,仔细看看我吧。”
“我回来了”


我。喜欢。的人。打算用一生。来偿还我对他的苦恋。
不过。
现在不需要了。

远处舔舐着灰色毛发的猫咪,软软糯糯的咪了一声。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