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产机 吉啾

无题)4

@月黑今天依然散发着咸鱼香 



电视上的报道,满是充满安慰人心的希望感,令人作呕,明明嘴角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惊慌。就像嚼烂的巧克力落在地上,恶心的一团糟。
安迷修关了电视机,肩头放松陷入柔软沙发。
今天是,病毒爆发的的第二日。
但他们的形成就像是席卷而来的波浪,该死的快速。迅速占据诺大城市的西北面。
说起西北面,就不由得有点担心自家恋人。

那个人叫雷狮。
刚开始两个人真的是死对头。
嘿,有谁的学校里,学生会会长和混混头子不是对头呢。是吧?
所以两个人见面就吵,私底下还会打一架也并不叫人意外。
后来是怎么好上的呢。安迷修路过小巷子看到受伤的雷狮,半靠着墙紧蹙眉头昏睡不醒。
安迷修是谁,是学生会会长、最后的骑士。
就算是恶党,也不能任由他死去。
然后带回了自己家,包扎伤口后雷狮信了回来。
从一个kiss,顺其自然的滚上了床,然后在第二日,顺理成章的成了恋人。

雷狮是个好恋人,但不是个好对头。他对安迷修的关心其实都很明显,像小学男生一样幼稚的好笑,也很可爱。
他不会大喊我爱你什么的话语,但是有一颗苹果,他都会把有虫眼的地方咬掉,然后装作他咬的那一半要更甜更好吃,把完整的这一半递在安迷修手上。
完美的恋人,难缠的对头。

正想着和雷狮的点点滴滴,安迷修接到了他的电话。第一句话入耳,他就丧失了勇气一样眯上眼睛。
他说
“对不起”
“我不再爱你”
“我有了新的女友,她很温柔体贴又可爱”
“分手吧”

安迷修什么也没有说,安迷修挂了电话。
他蜷起身体在小小的沙发上大口大口呼吸,寻求一丝安心。
没有了雷狮,这场病毒蔓延带来的心理压力,就快要逼疯他。
安迷修强迫着自己不要去思考,咬破了下唇逼自己入睡。忘记一切 就好了。
就不会
痛苦。
—————————
病毒爆发第五日。
上帝保佑,安迷修家里的储粮已经吃光,拖着麻木的身体,再次翻找出当时学剑道时的长剑,下了楼以后凭借自己曾经的功底,也算是没有受到伤害,又因为是白天,似乎丧尸能少一点,手臂遮挡着刺目的阳光,隐隐约约又看到前面路边的丧尸,在撕扯着另一具尸体的心脏。
然后他转了过来。
似乎没有尸变很久,
他的脸清晰可见。
他紫色的眼睛里似乎闪动了一下

连头巾也是。
明显的不得了。

雷狮
变成了丧尸啊…
那分手这句话,他到底是在怎么样巨大的痛苦中压抑着声音告诉他的呢。

可他现在是个丧尸了,
不再是雷狮。
必须要警惕起来
放弃吧安迷修
丧尸,
是不会有情感的。

雷狮扭回头,摘下尸体的心脏,缓慢的啃了腐烂的一半,然后别扭着脸,把另一半完好的心脏递给安迷修。

别这样啊…
这样我要怎么忍心杀了你
恶党…

安迷修单膝跪在地上,像他说的那样,骑士一样的行礼,拉扯开了高高的领口对着他。

“雷狮
咬我吧”

我们会在一起的,我以骑士名义保证。
—————————————

评论(1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