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产机 吉啾

无题。

脑洞 脑洞 你为什么那么大 系列
—————————————————



本该安静的深夜。

披挂着夜色星月,仿佛一身浓墨打开门锁。弹簧咔哒轻响,这才开启了他的夜晚。属于自己的天地,这片小小平房。摆设简略到几乎空旷,仅仅是中间悬挂着一帘水晶珠,房顶温润暖黄光线下晃眼的厉害。
变深重的棕色绒发,洗尽凌厉棱角后也就自然松蓬撒了满肩,连带不舍落下的水痕。

安迷修眉骨上挑着倦色,齿尖勾下左手手套,甩手就胡乱飞掷在背后,另手则是自然的打开壁橱平台的播音机。吱哇几声刺耳磁鸣,很快就恢复到音乐上来。

刚好是安迷修等待的歌曲。
时间掐的刚刚好。

满地的黑色瓷砖,此刻就是舞台。用来演绎一个人的独角戏再好不过,偏有那份感情宣泄且不用感到羞涩。他指骨弯曲拉扯松了领带口,霎时不被约束的愉悦就能冲上喉头,双手从领口纽扣开始,一丝不苟解开直到彻底敞放。绷带早已松松垮垮不过安迷修可没心思去打理它。
在珍贵的自我时间里。

踩着节奏蹋出舞步,急促的热情爵士偏偏带上那样沉重的歌词,他阖上了好看的碧色双眼,因为迷惑不解于现在该用它做怎么样的神情。他现在满腔疲惫但又停止不行发泄的动作。

手臂从头顶划个圆弧再顺腰线而下,衣角激的猎猎作响,顺便也就依附着动作带出的微风,从侧身飞起绞出美好的线条,另手展开再只指尖收回掌心,是想从空气里拿取到什么一样,落入手中的怕也只有冰冷空气。
安迷修的舞蹈,不见有什么柔软美感,最多的不过是一份决然,动作力度很大,随性的成分多过专业的步伐。

不知道如何开口
靠近就会心烦意乱
彼此的交流仅有打架
要怎么样说你才能稍微吐露

烦躁不安。

音乐在循环舞蹈却从不重样,旋律很快吸引到了夜晚的第二位晚归者。


————————————————


本该安静的深夜。

裹满了清冽冷风和微弱酒气的晚归人,手插在衣兜中漫无目的的来回散步。他总是听得到乐音,却被抗拒在外头,树丛不叫他找到通向平房的卵石路。

皎洁的月色做了指引人,它把隐藏起的卵石照得闪闪发亮,那条小路就躲在不远的地方。
摩挲着卵石走过小路,旋律声音就愈传愈大,幸运非常的是,雷狮找到一扇没有拉严窗帘的玻璃窗。

该如何说呢
大概是一眼万年了吧。

雷狮也不是没有看过歌舞的人,大概是因为这支舞的主角,又或者是他满腔的情感波动都冲入雷狮脑海。他从没见过,水晶珠的隔帘披落在人的皮肤上会是这样神奇的美丽,折射出噙着白色边缘的彩虹斑点打在安迷修腰带之上。

这让他看到一个雷狮从未见过的

安迷修。

该怎么面对他呢,本就已经无法吐露真情。在扒着窗偷偷沉迷于人舞蹈中时就更窘迫不安。看到他美好的其他面,不就更加无法控制自己的心不是吗。

但他是雷狮。
海盗。NO.4。雷狮。
三个身份中哪一个都不适合对骑士说爱,也不适合对安迷修那样说。

灰溜溜的在月色中离开,才是最好的逃避方式吧。

明天晚上时,还是再出来散散步吧。





——————————————————

大概是个脑洞吧 双向暗恋?
xxxx不知道我写了些啥、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