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产机 吉啾

木语

长长的故事。请耐心看完它吧。

—————————————————
一只在灰色墓碑上飞扬的风筝
它被一条丝线系着远远的控制。

一个手捧着生命魔法的少年
啊 它(他)曾经是那么的美丽。


雷狮,生来就是天赐的美好人生,即使是雷家第三位小少爷,却变成众人之宠爱。包括他的两位兄长。这样环境下生活着的雷狮,从小就被父亲认定,会是继承他人工智能产业的人。
生活之豪贵
生活之无趣

男孩子的顽劣性子也就是大约在他六岁左右的时候喷涌出的,咕噜噜充满整个头脑的出逃计划,粘粘乎乎糊涂了他的大脑。某个星夜,携一兜零用钱就从大门咋咋唬唬跑了出去。看到他跑出的兄长,却只是默声一笑。
那个时候雷家,坐落在偏远的森林别墅中。

误入密林的少年雷狮,凭着小孩子神奇的听觉,顺一条反着光芒卵石小径走。一边听着兜里硬币叮叮当当仿佛精灵低喃,一边捕捉到了细小的歌声。
小小的他,脸颊明亮又光滑,就像童话里小精灵带进森林里参加星光晚宴的小小王子
随后他跟从有点凄凉的歌走到了木屋面前。


听听这个大哥哥唱的是什么歌
扯着嘴笑起来的雷狮 瞳子却灿若天光
孩童的稚嫩让他不理解歌词的深意,只觉得歌颂死亡的青年有趣的不得了。

屋里是木屑的呛意,他推开门的一瞬间得出这个结论来,或许还有木香,但是他没有在意。满屋的木架上摆了好多好多精美绝伦的人偶,木头花纹和刨过的细细木块绒毛,玻璃眼珠和漆黑如夜缀以点点星光的头发,惟妙惟肖。

唱歌的人面庞清秀,点起的煤油灯灯芯一晃,他才察觉到开门带来的清风抚扬,一双绿叶一样欲滴露珠的湿润眼睛从手中的木块和刻刀中移开,落在小小雷狮脸上。棕色长又柔滑的头发随着他站起动作划过大腿根。
“迷路了吗”

温柔像母亲怀抱一样的声音吐露。雷狮心底渴望离家冒险的浮躁瞬间就被抚慰下,这个时候孩童的恐惧才出现,他扁扁嘴啪嗒啪嗒落泪在暗红色的木地板上。

少年见状慌忙的笨拙蹲下身子,甚至还不小心碰洒了桌上的热茶,白瓷杯骨碌碌滚下工作台摔个粉身碎骨。
雷狮还在哭泣。

别哭别哭,你看-
手指尖带着粗糙的死茧擦拭干净雷狮眼角泪珠,除了左手掰来的大块巧克力,右手食指居然还停留了一只木雕鸟雀。
啃着巧克力,雷狮渐渐安静下来,他仰着脸看青年把银色涂料覆盖在木雀身上,最后珍惜的撒上一小捻来自腰间黑匣的金色粉末。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只红瞳银羽的鸟雀居然抖了抖翅膀,伶仃小爪跳上雷狮肩膀,亲昵的蹭他脖颈柔声鸣叫。

“卡肃会带你回家,别哭了”
青年拍打着白色风衣,衣物整洁的送他出了木屋。
雷狮乖巧的带着小鸟卡肃走回到家门口。
所有出逃的记忆,都变的模糊,连活灵活现的木偶,吟诵死亡的青年,都记不清了。
可鸟儿还在他肩膀上,随着他一同进了家门迎接女仆惊慌的拥抱。

——————————————
幼时的记忆不会影响雷狮长大,况且本就已经记不清楚了。今天满了十八岁的雷狮,带着肩头银色小鸟走出搬回市中心的家门。
他叫那小鸟雷神,并挠了挠它翘起一根羽毛的小脑袋。

漫无目的的散步,是雷狮喜欢做的事情,多亏了他肃清了不少这附近的混混,现在就算他这样手臂垫在脑后大摇大摆走在路上,也没什么人敢找他麻烦。
他因此而得意,也因此而感到无趣。

人生之自由
人生之无趣

他拐着弯走到小巷子里,迎面低头走来的银发少年,怀里抱了一只人偶。金色蓬蓬松松的头发,带点淘气的杏眼眉梢,弯起的嘴角就像能够开口说话,少年手中还提着人偶的一顶小小帽子,注意到他的视线仅仅是一瞥就擦肩而过。这样的工艺足够让雷狮感兴趣。这样子无聊的午后,阳光西斜打在雷神身上,它呼哨一声,催促雷狮继续的行进。

有意思。

然后他就站在了小小阁楼门前,外表看起来确实和普通平房没什么区别,可里面放着的音乐从门缝一点一点飘出来,记忆好像呼之欲出一样让太阳穴突突的发疼。
叫做骑士 的店。
啧、
事态不随他的控制而让雷狮心烦意乱,雷神先他一步撞开虚掩的门进去,欣喜的鸣叫着。

“卡肃?”
歌曲霎时而止,青年惊讶的低呼声让雷狮把目光从暗红色木地板上转移过去。
这个人的脸总觉得熟悉,眼睛的清澈绿色比之玩偶的眼睛多了几分生气但也比它们的美,棕色清爽短发挲过肩膀,白衬衫纽扣看来是慌乱间扣上的。整个人看起来就像熬夜许久的职场小白领。
他从二楼的木楼梯上一步一吱呀,踏陈旧楼梯揉着眼睛下来。

可让雷狮惊讶的不是他的容貌,而是一直以来只对雷狮亲近的雷神,居然像看到母亲一样黏腻在青年身上。
青年也在这个时候看向他。

奇怪
突如其来的熟悉感附和着头痛袭击了雷狮
就好像那双眼睛应该在煤油灯的光芒下被点亮,就好像那双眼睛应该从木屑中移过来似的。

雷狮连雷神都没带,慌张的逃跑回家。
身后青年倚在墙壁上挠了挠小鸟的脖颈,笑弯了眼睛和它说话。
“是那个时候迷路的小孩子吗?”




第二天雷狮又来了。
表面名义是要回雷神。
这次推开门进去只看到雷神站在一只猫咪头上,巡逻兵似的神气走来走去,踏在木地板上铺着墨绿色金色神秘徽章的地毯上。看见雷狮,猫咪本来都呲起了牙,但是雷神小红爪刨了刨它耳朵,猫咪就安分下来。一屁股坐在唱诗班一样的玩偶木架边,给了雷狮一个大大的白眼。


雷狮才得以顺着木楼梯上了楼,左手边乱七八糟工作台,摆放着几瓶彩墨和颜料,火漆印和印章放在正中央,地上平铺了一大块木料,中间剜下一块来。右边就是一大块玻璃门后的卧房,腹部搭着薄被的青年正在休眠,红润的唇有一点点干裂,棕色柔软的睫毛随着呼吸抖动。
雷狮坐在他床边看了好久
几乎都要得出想娶他的结论来。
虽然很突然,可是喜欢的心情总是这样的
一瞬间萌发
不给你留任何反应时间。

直等到深夜,他还是那样安静的休息着,姿势都不曾变化的安静。
你看
我这可不是乘人之危
是太晚了我没有别的休息的地方。
被小混混们称为海盗思想的思维模式,又一次魔怔一样占据了雷狮脑海,他畏手畏脚躺在青年旁边,嗅到他一身檀香居然很快睡去。

“安迷修,我叫做,安迷修。”
醒来居然在自己的床上。以至于他差点以为这就是个长又繁琐的梦境。
但是青年床头的紫蓝色流苏居然有一缕不小心缠上他无名指,而卡肃,也就是雷神,安静的蹲在用金色火漆印封住的黑色信封上,歪头可爱的看着他。

下午茶的邀请信。
雷狮肩托卡肃而去。再见到安迷修,神奇的像恋人一样互动了起来。
安迷修和他说了很多很多。
每个痛失恋人的人,找到安迷修渴望一个和恋人同样的人偶,人偶不畏水火,但却畏惧剧烈的撞击。
他口里满是森林的清香,或许是茶叶的原因吧。雷狮喝了一口自己的咖啡糊涂的听着。然后看到了安迷修无名指上和他一样的流苏线条。

这之后两个人就像真正的恋人
床第上安迷修的体温冰凉,哭腔却绵绵软软腻人的要命,平日里也不怎么见他吃喝,体重轻飘飘的。
雷狮满脑子安迷修,在新机器人研究大会上咬着笔走神。
他想
这机器人还没安迷修的人偶生动。

日子温和的在过着
雷狮从没有问过安迷修为什么依旧看起来那么年轻,说实话,已经二十五岁的雷狮总是在床上捏着安迷修鼻尖细细打量他依旧少年的容貌。比人偶还好看的脸,和细长的手指。
管他的呢

今天会议太过重要,这是新一版机器人的研究会议,这一款机器人,已经几乎模拟了人的所有身体。皮肤温度器官,除了大脑的模拟。
他站在街边低头看着时间,丝毫没有意识到卡车的呼啸而来。
一双冰凉的手按在了他肩膀上,猛的推开他。然后就是卡车刹车的高鸣。
被撞到的可不是雷狮啊,
是安迷修。
没有血液 没有内脏的崩裂。倒在地上毫无声息的安迷修,居然身上布满了裂纹,你看啊
就像人偶一样。

人偶师安迷修,是个偶人。
雷狮用手抚摸过裂纹,一咬牙抱起几乎散架的偶人。
还记得吗
人偶不能接受猛烈的撞击。
那时候安迷修温和的笑颜,和刚才推开他吐露的爱语。

雷狮死咬住了下唇。
安迷修的歌曲
昭示一切
他自己作为一个永不腐朽的人偶
赞颂死亡的歌曲也是理所当然

他总是吟唱着

一个手捧着生命魔法的少年
啊 它(他)曾经是那么的美丽。

曾经。
—————————————————
“004号,在下安迷修,为你服务”
自机械培养器中走出来的棕色长发少年,琉璃一样绿色眼底闪过电光站在了雷狮面前。
长发扫过大腿根仰着脸面无神色。
可雷狮却笑的像很久以前的某个人一样。
“欢迎回来”


—————————————

这是一个银蓝色长发的金瞳魔女的故事,她捧了一杯冰色酒液着黑羽绒裙坐在酒吧一角低低讲述的故事,而听着她故事的那个墨绿色眼睛的黑发少年,埋着头若有所思。

评论(1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