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产机 吉啾

写一个小刀故事

写的不太精致
凑活一下吧x
安迷修性转一下





杯酌交错的华丽宫廷舞会,雷狮作为邻国的王子随父王而来,受邀参加。但才十多岁的少年最反感的莫过于这样虚伪又堂皇精美的舞会。当然,也很讨厌一套一套的礼仪。
被父亲按着头对主办方国王行礼的时候,他小声的啧道。
埋着头的视野里,出现一双小小红舞鞋,女孩子的样式,花纹图案都属于皇室专属,一条黄色丝带也进入雷狮视野,他抬起了头。

一个棕色长发及耳垂的小女孩,手腕绑着长长的黄色蕾丝边缎带,晃在黑色雪纺礼服裙边,怯怯站在国王身后,水灵如碧塘的眼睛直直盯着他,另手拿着的金色缎面小扇,遮住大半脸庞。
国王笑吟吟的于自己父亲交谈,小女孩脚尖在地面划了个圈,似乎是被雷狮盯的心里发慌,啪嗒一声收起扇子转身就跑。
雷狮来不及看到她的容貌,就已经消失在一边大人的人群里。

雷狮想呼喊她 可却不知道她的名字
抿紧了唇作罢

时光飞逝,雷狮所在的王国已然强大,甚至超过之前并肩的所有国家,包括那场舞会的主办国,而雷狮,正是二十年纪,取代老父亲坐上王位成为许多少女梦寐以求的对象。可他满脑子都是怎么逼着邻国把他们的公主嫁过来。

就是小时候让他一直念念不忘的小女孩
这么久了 大概都变成大美女了吧,面上有几分绯色,雷狮指节蹭了蹭鼻尖半垂着头。军师卡米尔倒是觉得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大哥他亲自去追求,可佩利无论如何都支持武力镇压。
他雷狮的事情 什么时候轮到别人管了

他传话给邻国 不把公主嫁过来就攻打他们 成功的看到国王支支吾吾的犹豫神色 和最后狠一咬牙的答应。

安迷修 安迷修,雷狮把马车上面纱遮着脸的女子牵下来,掀开纱帘满意的看到新娘的脸蛋,和想象中的没什么差别,那样特别颜色的眼睛,那样柔软的棕色长发,甚至手腕上还挽着一条旧的黄色缎带。
婚后两个人是很甜蜜的,除了安迷修的笑脸不太多以外,可以说是恩爱典范 但是

“大哥,小道消息,邻国公主根本就不是安迷修啊”
恍惚一瞬,接着来的就是暴怒,自己倾慕数年的人不愿意嫁给自己,找来的冒牌货代嫁,他雷狮 什么时候被这样欺骗过。

那一夜 粗暴仿佛野兽 不顾她哭腔和询问 雷狮仅仅一味的发泄怒气。
你明明知道我为什么发怒的
说什么爱我 都是骗人的
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做给谁看
令人作呕的
泪水


第二日清晨,还在系上衣纽扣的雷狮,手一挥,签下名字在安迷修火刑的罪纸上。
之后跨马亲自率兵去邻国国门,他下意识的不想去亲自看安迷修的火刑现场,反正等他回来,一切都会结束的。
才到邻国大门,出门协调的国王听了他暴怒原因,涕泪涟涟。
邻国国王根本就没有女儿,他的好战友大将军死后,把骑士头衔的女儿交由国王养育,虽然吃住学习一切章程都按皇室来做,可她终究不能被冠以公主的头衔。被迫无奈才将王室唯一的女孩子送嫁给雷狮,可不想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邻国的公主不是安迷修
是因为邻国根本就没有公主


即使是最快的马匹也赶不上了,雷狮带着军队回到刑场时,一切都结束了。空中飞扬着的一片未烧尽的黑色雪纺裙角,留着火焰的呛意于安迷修肌肤的清香。
安迷修留给他一纸最后的书信,夹了那根旧的黄色缎带和只言片语。

雷狮 我是爱你的

亲吻丝带指尖捻皱信纸,不知为什么突然想起刚结婚的那几日,他推着秋千,安迷修坐在上面捧了一束花,阳光正好清风馨香的早晨,一切都那样静好,但都比不过她突然回眸的笑脸。
她说
“我想我是爱你的,雷狮。”

我也爱你。

评论(10)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