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产机 吉啾

ROMA(物语

bgm:エルの絵本http://player.kuwo.cn/webmusic/play?mid=MUSIC_1504418&f=ip&t=usercopy&s=music


2#

乐章是怎样开启的呢…
茂密繁盛的暗绿树林 令人不快的鸟的鸣叫
一片远离人烟的森林里 那个孩子被遗弃了

幸运吗…不幸吗…仿佛是怕别人看见,这个孩子才被遗弃;而把她捡去的是。 从王国中放逐的独眼魔女
抱着虚幻的梦想 生者将彼岸的乐园寻求
而死者也 竭力想回到对岸的乐园

————————————————————————
“Lafrenze呀…千万不要忘记……
你是从那盘踞在冥府的亡者们手中
守护这个世界的,最后的黄泉守护者。
纯洁的结界,千万不能让它破坏啊……”

每次伴随着十四松醒来的歌曲,熟悉而陌生,有谁曾用沙哑但温柔的声音轻声哼唱过,同时会有着暖暖的体温与怀抱包围着他。什么时候开始,渐渐忘记了那个人的身影,只留下了她在月光下一点一点没入冥河,流着泪的影像,在月光下反着光的钥匙被抛在岸边。
“啊……”
黑暗中被什么打断了冥思,睁大眼睛仿佛下一秒就会再也无法看见,大声的喘着气,在空旷的房间里显得尤为阴森。紧紧攥着胸前的项链,少年的身躯轻轻颤抖着,只不过在这里,没有谁能看到。

Creature's voice(亡者们的声音)
“——可恶啊Lafrenze”…悲痛地呼喊着的不协和音
Un-satisfied(无止境的渴望)
“——可恨啊Lafrenze”…诅咒怨恨的火焰熊熊燃烧

喃喃着不知是在对亡者还是生者的道歉,无助的蜷缩在一角,敲击着翠绿的宝石,深深的渴求轻松快速到达冥府永远的黑暗中。
———————————————————————————————————————
“啊?这孩子就是持有者嘛?”
小松托着下巴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十四松。因为他看起来不过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咧开嘴有着一点傻气的笑容,胸前的项链里是桃红色的液体,仅有一点点,少到几乎看不见。小松还恶意的猜想了一下会不会是血。

“十四松,好久不见啦”
轻松此刻看起来就像邻家大哥哥,温柔的递给他糖果揉着他的脑袋,在一旁的小松立刻发现一个细节,刚刚还是一点点红色液体的项链,此刻是翠绿色的,而且涨到了中间。不禁撇撇嘴,还会有歧视啊这项链。

“啊轻松哥哥~,十四松很好哦!是十四松哦。”
挥着长长的袖子,与轻松开始愉快的交谈,也许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发现他眼角的异常,那已不是一两次能积累出的,轻松之前也问过,只不过从未被透露过什么。而小松什么都不了解,只好坐在一旁无奈的看着。

“小松哥哥?小松哥哥好厉害!这里!从来没有过阳光呢!!”
挂着让人能忘忧的纯洁笑脸,瞳孔放大紧紧盯着小松的动作,小松简单的利用了能力,给十四松的卧室增添了永久的光明。

“哼哼~是吧,我可是人间国宝啊,地球~少了我可没办法运转的———”
一副得意的模样,用食指蹭蹭鼻下,刚想着让人多崇拜自己一些,轻松却一把拉走了十四松。

“十四松,药水已经给你配好了,按时喝就能好些的。”
眼神里明显是担心和同情,十四松能听到一些声音这种事,他是知道的,但是他什么办法都没有,毕竟冥府上一代魔女,选择了十四松。到底是不是选择了他呢?很大的疑点也是存在的,因为在遗书上有一行歌词:

“是魔女变成了Lafrenze呢…还是Lafrenze变成了魔女…
故事走到了书页之外…
就这样…乐园的门扉打开了……”

“故事………”
丝毫没有注意到十四松和小松的视线,就这样陷入自己的思绪,脸上摆出苦恼的情绪。

“没记错的话,她是…因被欺骗的爱恋而选择成为魔女吧?那十四松…”
抬起头把视线放在天真的少年身上,他已经与刚认识的小松玩的很开心。会走上那条路吗。
这个问题他问过星辰,谁都不愿意告诉他,即使它们是死物,也是会害怕预言导致的自然惩罚吧……
只能这般慢慢走下去了……

———————————————————————————————————————————

还有很多呢……啊脑洞控制不住了,有个世界要出来了啊啊x
咳,借最喜欢的歌曲梗
真棒x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