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产机 吉啾

阿刻戒河底

2#

偏偏选了这么差劲的天气出发,躲在不知哪种猛兽的洞穴里,一队勇者正在安静的等待火焰燃烧起来。黄昏之际风雨交加,柴火也是供应不足,可怜了穿着轻薄的勇士们,如果不是为了维护那点清高,估计早就蜷成一团低声咒骂了吧。

密密麻麻的雨帘中,有团金色若隐若现,似乎还有些越来越近的错觉,被盲目的希望麻痹的勇者们坐在原处,呆呆的望着一个少年冲破雨幕抱着木材冲进来。
“你们…谁啊…”
金色头发的少年把怀里抱着的木材妥善收在洞壁上一个小窟里,毅然一副主人的模样。
“这是我的洞穴”

“抱歉…小朋友,我们是看雨太大才进来避避雨的我们…”
说这话的人再次仔细巡视了这个洞穴,竟然在暗处是有些家具的,在靠后的地方竟然还有张床铺。

“我可没那么小、”
抱着手臂上下端详这些穿着盔甲腰挎武器的队伍。半晌,指节摸索着下巴不确定的试探他们
“你们是勇士?”

“…啊,是的,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解放这片土地”一看这个少年有了松口的迹象,忙不迭的接上他的问题给了答复,甚至还把王室勋章擦亮凑给他看。

“那就没办法了--,你们在这留一晚吧,明天…我带你们去冥堡”
少年明显松动了许多,一摊手给了他们留一晚的许诺后,取了条干燥的布料专心致志擦拭起头发与面颊,也不管他们是否生起了火,打个哈欠就自顾自去睡了。
-------------------------
去往冥堡的路途实在不算安全,野兽狂躁不安,几次试图从人群中叼来一个落单的人类打打牙祭,又因为锃亮的利刃畏惧不前。比起狼狈不堪的人类勇士,这个山野里的少年却是游刃有余,把手臂垫在脑后轻松的宛如出游一样。
“花心,还有多久才到…”
他已经上气不接下气,还要提防着草丛里伺机而动的野兽,实在是没什么余力再维持安静紧张的气氛。

“我看啊,还有大概五分钟吧。”
顺手摘了片树叶拿衣角抹干净,吹着不成调的曲子。
也就行进五分钟左右的时间,眼前就是冥堡,一行人不免有些紧张和兴奋,都与旁人分享起了自己未来的打算与想法,跃跃欲试全都想第一个从最后一段峭壁上走过。在所有人都贴着石壁缓缓前移时,不甚坚固的边缘发出了可怕的声音。花心一咬牙啧一声不妙,但也没来得及抓住藤蔓,随着一队勇者一起坠下山崖。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