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产机 吉啾

镇魂诗

早 听说填坑可以产欧气 这篇会出现红叶 红叶腐女 她是个好姑娘 有狗茨友情 狗子没cp 估计有晴博一点点

8
酒吞童子,这块大陆上人人知晓的大人物。强大,喜爱美酒 美人,最近身后多了一个跟班。两只修长若珊瑚的红角是他最大的标志。
酒吞这个人,生性不喜欢麻烦事,可这个跟班偏偏是聒噪的那种类型。酒吞大人竟然也没有多反感的样子。真是奇怪啊…

青行灯知道这件事后并没有起多大的兴趣,正如她所自信的比较了解酒吞,不过几个月定厌烦了。
倒不能说厌烦,只是酒吞遇上了一个女人 叫红叶
表面上看起来,酒吞单方面迷恋上了红叶。只有酒吞知道他在透过红叶看着谁,是谁呢,一个下雨天偶遇的敌人的妹妹?
那之后,酒吞也以公务的名义去打扰大天狗,就是为了问道他的妹妹,谁知道大天狗就托下人打发了两句话
“回故乡了”
“不见”

之那之后,星熊童子也说,大人越发阴郁了。
酒吞不太明白,他见过的美人从来都不少,各种模样的各种性格的千娇百媚尽态极妍。可就那个雨夜,碰到的最不该挂念的女人,他记住了。到底是不是喜欢,酒吞做人时没有过爱欲,做鬼后更是只有欲没有爱。

爱 究竟是什么 他看到红叶时就被她周身的气质所吸引,只是吸引罢了。红叶总骂他酒鬼酒鬼 走开些,一会儿要是晴明大人来了看到你会不开心的。
她嘴里的晴明是谁,酒吞特地跑去那边看了,确实是好皮相,温润如玉的模样。
这是红叶爱着的人。

“爱是什么”,酒吞又喝了个烂醉,寻了理由支开茨木,卧在红枫树下由着叶子落他发上。
对着还与风嬉舞的红叶问出了口。

第一次,红叶放下了厌恶神色,抚了抚鬓发撩在耳后,朱唇一抿
“爱,就是…看到任何事物都会想起那个人,想要把世界上的一切美好献给他,如果能得到他的一个眼神,也是幸福的。即使他从不挂念你,即使他有喜欢的人,还是无怨无悔…如此吧、”
原来红叶知道,晴明喜欢着谁的事。酒吞眯了双眼,拍下肩头的叶子,不知道是满目的红刺目还是风太猛,酒吞想要回大江山了。
———————————————————————
“茨木,你到底来自哪个地方”
月夜之下,粗壮的树干承载了两个妖的重量,空中浮浮沉沉萤火虫算为饮酒作兴。
“那是个很美的地方呢,吾友”
许是因为思念起家乡,茨木也是难得的沉默,双手捧了那碗酒,也不喝,就静静的盯着倒映的月盘。
“叫、蓬莱岛…啊又或许是摄津茨木?”
“…怎么,一地两名?”
“嗯…不是啊吾友,吾出生在摄津茨木 在蓬莱长大的”
原来如此,所以才叫茨木。估计是被抛弃的家伙,漂流去了蓬莱吧。
敛眉抿了一口,酒吞觉得茨木买来的酒越来越合他口味。
“你想不想回去看看”
“吾友?吾会变得强大的!不会拖后腿的请不要丢…”
“啧,本大爷有事要去一趟,问你要不要一起去”
扭头看过去,慌张的却又被这一句话定了身形的茨木有些好笑,又有些可爱。酒吞举起酒碗挑眉示意
“自然,吾友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他急忙捧起酒坛给他满上,因为感到被重视而激动的发红的脸颊,在月光下尤为好看。


——————

好样的 茨崽 带男朋友回家了x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