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产机 吉啾

苦涩 和 “所谓的”爱情

今晚作业多
一口小粮
然后…你们懂我的





安迷修走在夜路上。
这是一条学校附近的小路,即使是晚上八点多,天色早就昏暗,还是有几家买蔬菜的小贩,手臂交叉放进大衣袖子,几人一团说着闲话。
在车辆都稀少的地方未免有点吵闹了。
他想。

风真的很大,从秋天留下至今的落叶大多被这阵突来的风卷起,枯干的薄又弱的叶片,早就是一大块褶皱形状。但只有这样才适合残冬的怒喘。
漫天飞舞的,虽不是花瓣,可比妖娆的它们更加配合深蓝底色的天空。

大风清空了树枝,它们纠结在一起,末端细到快要看不真切的朦胧。路灯是个吝啬的家伙,它把光芒只投下在那一小片地方,圆润的一圈金色光晕,也柔和了一片狰狞树枝。最起码那沉重的棕色变成浅色了。

安迷修手里的是刚才路边阿姨那里买到的新鲜橙子。细心的被切开果肉一颗颗饱满的闪着水光。可是夜晚,低下的温度也感染到它。甜美的味道冻在冷风里,就算进了嘴里也尝不到。
不如说
有点苦涩。

这让他想起自己走出来的理由。
和恋人雷狮,的不知道第多少次吵架。

其实两个人都很清楚,安迷修严谨规矩,雷狮追求自由。截然不同的性格会叫两个人的恋爱异常艰难。但是刚开始的恋爱,是最甜蜜的时候,难以下嘴的木块上堆了厚厚的蜂蜜还撒上糖霜。任谁都看不出里面的底块根本就不是蛋糕。
他们也没有看出。
六个月的交往,足够他们舔净蜜糖。
终于暴露出木块来,两个人的尖锐就突然爆发。一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都是常有的事。

今天又是吵架的原因。
说起来又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因为雷狮是不喜欢甜味的。可是安迷修做的烤火鸡里,有他自己喜欢吃的水果块。特别甜腻的味道又引发了战争。
最后是以安迷修摸起手机摔门而出为终结。

想着事情,安迷修已经走出了长长小路,来到海边公路。这里有地中海风情的蓝色木长椅,镌刻着碎碎的白色小贝壳,视野刚好能对着安静的大海,与层层银白遍勾勒的细沙。
说实话,选择在这里休息一下的安迷修,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因为背对风向,匆匆出门衣着轻薄的安迷修,手指都冻的发红。不去看也知道,此刻发疼的耳朵尖应该也是红透了的吧。
发着抖摸出了手机,僵硬的划着屏幕缩起脖子,阅读新闻。

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和平时一样。哪里哪里又出了抢劫案,哪位明星又出了轨,什么热播剧又是抄袭。

在他几乎要蜷缩成一团的时候,弹出一条信息

是雷狮发来的
他说
“给老子滚回来”

这条短信用的是一贯的雷狮作风,但他这么说的时候才真的表示,他对自己的话有了悔意。安迷修从不是笨蛋,他也不会傻到因为频繁吵架中的一场给自己弄个重感冒。或者冻死。

所以他顺着原路返回了。

连卖菜的大叔都收了摊,世界重归宁静。
没什么人的路上,安迷修抬起头看那些树枝。纠缠不休又对对方不友好的模样,看起来就像个笑话,不过它们自己应该什么都不知道。因为有生之年能缠绕在一起,搞不好也是一种幸福。

再绕过这个拐角,就可以看到家的楼下,如果没猜错的话,雷狮应该穿了厚衣服别扭着脸站在那里。哈着雾气模糊神情但又会毫不犹豫的把他兜进衣服里往回走。然后会很小声的说我错了。安迷修再回一个我错了。两个人就会和好,窝在一个沙发上笑同一个节目。




拐角不远了,就在几步之外,可这个时候却有谁的手从背后伸出紧紧箍住他的嘴巴,冰凉的刀剑抵在他腰上时,安迷修只想起一件事。

如果今晚的火鸡,没有放苹果,就好了……

世界,重归安宁。

评论(21)

热度(41)